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联系我们 >  正文
《大江大河》原著最终结局:梁思申10亿买地杨巡又怜又恨
发布日期:2022-01-19 18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看完阿耐的小说《大江东去》前三部时,觉得意犹未尽,总想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,因为时间线年为止。

  后来阿耐又出了一部《民企江湖》(后改名《艰难的制造》) ,终于再次看到这些熟悉的人物,只不过阿耐通过另一个德国机械工程师回国创业的角度,展开了一个新的创业者的故事。

  前三部的主要人物成为了“配角”,但故事的时间线更近,也更有代入感,描写了太多创业途中的艰辛与无奈,更有非常多的有关创业的“信息量”。

  这些人物阿耐为他们设定的最终结局是怎样的呢?看似故事,实则都能对应现实,或许只是一个你无法涉及,无法融入的另一个圈子的真实故事而已。

  这篇文章,我也想作为我看完《大江大河》四部曲以后,写下了很多篇相关的文章的一个最终总结,从他们的每一个人物身上,我都学到了很多很多……

  宋运辉成为东海一把手之后,仕途平坦,虽然有了水书记一样的官僚作派,但内心深处对技术的尊重与钻研却是从来不减的,他欣赏热爱技术,同样为“国产化”努力的技术人才柳钧提供了很多事业上的便利。

  别人以为柳钧私下一定是给了宋运辉很多好处时,却只是仅仅凭着对彼此的惺惺相惜,宋运辉让柳钧参与“东海升级一分段”的建设,这是对于热爱技术的柳钧事业上最大的帮助。

  宋运辉继续朝着他的“国产化”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去竞争努力着,虽然在2008年的全球性经济危机下,东海化工也遭遇了外贸的退单,减产减量,裁员的压力,但作为国企的东海,宋运辉这位领头人,有压力但有信心,也有实力熬出寒冬。

  梁思申从美国辞职回到上海以后,和外公一起在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风暴中抄了一次底,赚得盆满钵钵。

  同时还从日本商人和萧然手里收购了“市一机”的全部股份,但是梁思申只是作为“投资客”,而非“经营者”,她始终做的是投资生意,是短线,快进快出,转手就高价卖出的“投机者”。

  于是,在杨巡得知“市一机”的全部股份被梁思申以“白菜价”拿到手以后,便希望从梁思申手里以双倍的价钱收购过来。

  最终“市一机”的股份是被杨巡和申宝田两人合伙买下,还贷了很多款,差点倾家荡产,梁思申以多少钱卖给了他们,阿耐没说,但估计不低,梁思申从“市一机”手里又赚得一大笔钱。

  似乎梁思申总能在杨巡手里抄底“捞”到一大笔好处,之后,杨巡做镍矿缺钱,又将一块地出手好套取现金周转,又找到梁思申,因为也只有梁思申有这个实力可以帮他,梁思申看好那块地的升值空间,于是动用了外公的“基金”,差不多十亿的资金购得。

  这时是2008年,第四部外公没有出现了,估计已仙逝,但阿耐没有交待,不过我很怀念这个可爱又智慧的“老头儿”, 外公应该是给梁思申留下了一大笔“基金”,外公的总资产一直是个谜。

  梁思申在福利院认识柳钧之后,两人都有留学背景,梁思申在参观柳钧的研发中心时,看到黑板上科学家们写下的一大堆数字,勾起了梁思申心底丢失很久又热爱的数学,于是去到柳钧的研发中心工作,不要工资,纯属热爱和喜欢这样的氛围。

  这或许是当人的物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,对于精神需求的重视,也只有梁思申这样的“底气”才能去做“理想”的事。

  杨巡这个人物真的是非常有个性化特色的一代私营老板的代表。卖馒头摆小摊起家,到后来建批发市场,到商场,再到“市一机”,最后建五星级酒店,去山西做煤矿,镍矿。

  杨巡的产业涉及非常多,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,弟弟妹妹们也跟着有了光明的前景,杨逦跟着杨巡管市一机的行政,见得多了处理事情越来越老辣,后来建了五星级酒店,杨逦便满世界的飞去找酒店管家,最后参与管理五星级酒店,嫁与他人妇。

  杨巡是一个从来不遵守规则的人,也漠视规则,行内的人都知道,杨巡这个人不能合作,因为从他那里你不可能得到利益,他算得太精,于是,杨巡被比他更有实力的申宝田设计踢出“市一机”,然后他建五星级酒店 ,去山西搞煤矿,后来又因为煤矿太复杂,太操心,于是割肉出血卖了煤矿生意,转而去做更稀有位置也更偏远,不被更多人盯上的镍矿。

  后来镍矿也不太好做,想出手又暂时无人接手,只好卖出一块地来解决08年遇上的波及到每个生意人的经济危机,正好被梁思申吃下了这块地,估计等这一波之后,又是大赚一笔。杨巡带着卖了那块地,除了所有之后剩下的五六千万,去美国看儿女,还有已经离婚,正在继续考学的妻子任遐迩。

  他在心里始终佩服有学识有文化的人,他欣赏这些人的品质,于是他将弟弟妹妹们都送去接受高等教育,找妻子也要找这么一位“十项全能”的才女,对于儿女的寄托,他希望他们成为像柳钧一样的人,却又从他的“小农意识”里觉得,相对于他做生意的“滑头和精明”,这些人的脑袋又觉得过于“直”,总是认死理不会转弯。

  杨巡这个人让人又怜又恨,他一路走来的不易,到最终能拥有这样的成就已经是非常成功了,可是,他的“小聪明”让他精于算计,也因为他的经历让他不太敢信任一个人,所以,杨巡做出来的事情总是带着浓浓的“小格局”。

  但是,杨巡的“奋斗史”却让人看到了成就如今事业的艰难与他所遭受的苦, 可对他的恨却是,他似乎在成功以后忘记了自己以前最痛恨的那类人,他也成为了那类人。

  人性往往都是这样,当自己弱小的时候,痛恨强者;而当自己变得强大以后,却与当年自己所看到的强者无异,并未觉得有何不妥。人心都是善忘又只看当下的。

  阿耐写到最后,依然是用了“和解”的方式,让杨巡这个人物得到了心灵上的升华,看得出阿耐对于杨巡这个人物的偏爱,也同情杨巡这样从底层靠着自己、经历无限苦难闯出来的企业家。

  杨巡因为在“市一机”的技术侵权一事与柳钧结仇,柳钧同时让杨巡的一批外贸生意被外国泄高精农户拒组顶收,损失惨重,杨巡便找人砍断了柳钧的右手小手指,这对于回口认一个靠手去完成技术的工程师,无疑是最大的伤害。

  最后,杨巡与柳钧在机场见面,杨巡是去美国看前妻与一双儿女,柳钧则是去美国出差。

  换登机牌时,杨巡拿来柳钧的故意将两人的座位换在一起,下了飞机后杨巡又“巴”着柳钧,因为语言不通,正好柳钧可以成为他的翻译。

  在飞机上,两人的看似冷淡,实则是触动内心的谈话,两人从最初的仇人到此时的相互理解,杨巡欣赏像柳钧这样的技术人才,柳钧又明白了杨巡做事的方法是与他过往经历相联,懂得了他的“不易”。

  先前大家都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看人想问题罢了,若人能换位思考,或许得到的结论便不至于如此带有偏见了。

  杨巡点点头:“我给你指一条路,你近水楼台,一个巨无霸国企,一个权贵,宋家夫妻扫扫门缝子,就够你受用。到现在为止才合作一笔收购我房地产公司的生意,你算没用。不过很明显这笔生意是他们提携你,他们干吗便宜你?因为权贵在你手下玩数学还拿工资?”柳钧:“你看,你三言两语就暴露马脚了吧。他们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低俗,他们认识创造力的真正价值,他们清楚这是这个国家的希望。宋总帮我的可不止这点,他促成我F-1系列研究这个大工程,若没有他,这个研究在我当时想都不敢想。他提名让我获得各种科技奖,获得奖金,获得政策。关键是我不擅长钻营,不懂得抓住机会跟政府要求更多,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要,没人告诉我有这政策那政策,政务不公开啊。后来还是被我副总提醒。前不久宋总又竭力举荐我公司,这回,我不会再让机会溜走了,我要争取政策。呵呵。”

  柳钧:“你这下明白中心的科学家们为什么不计报酬地替公司分忧解难了吧。因为我们有个共同的理念,科研,在这个环境下生存太不易了,我们身在其中的人首先得有这个自觉。很傻,是不是?可有那么一帮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正身体力行,你不会懂。”

  柳钧微笑,看起来杨巡对梁思申有气说不出呢,只好拐弯抹角嘲讽。看到杨巡这样,柳钧心中对杨巡的气不知不觉地消减,全身渐渐地去掉戒备:“想让你儿女怎么发展?”“总之不会学你。”杨巡顿了一顿,却又道,“像你一样也行,反正老爸我有财力供他们挥霍。” “很吃苦。”“不会比我更吃苦,还让人看不起。背后不知道多少人骂我。”柳钧会心微笑,看杨巡也是微笑。面对面地,两人都轻轻笑出声来。飞机在翻滚的云团上孤独地飞行,仿佛脱离万丈尘埃。科技的力量,让人类飞得更高,飞得更远。开放社会,人类思想的变革已成大趋势。杨巡在睡前嘀咕了一声:“我们中国一定也能造出大飞机,我们有人。”“会的。”柳钧闭目微笑。(《大江大河》四部曲 完)